文、图/晁生林
责编/刘霞

互助土族自治县位于青海省东北部,这里山川纵横,土地肥沃,林地相间,物产丰富,具有丰富的历史遗存、古老的宗教?#24149;?#21644;多彩的民族风情。由于当地土族人民的传统服饰类似天上的彩虹,所以这里也被誉为“彩虹之乡”。

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中,不安现状的互助人民揭开了土族之乡历史跨越的序幕。从活跃于省会西宁等地、被城里人亲切称为“倒?#23433;?#38431;”的走街叫卖者,?#21483;?#25104;比较完整的轻工业和加工业体系,土族之乡在过去40年里发生的变化可谓沧海桑田。

我从最初拍摄“倒?#23433;?#38431;”的走街叫卖者直至寻找他们从农村收购鸡蛋、土鸡到城里倒卖的足迹开?#36857;?#29233;上了土族农民,爱上了土乡这片神圣的土地和这里的山山水水,并连续40年拍摄这个民族的衣食住行、酸甜苦辣咸、喜怒哀乐和生产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积攒多年还不够买一辆自行车的钱,到购买上了做梦都不敢想的小汽车;从一个村庄翻山越岭到另一个村庄看一场电影,到在家里看电影看电视只是动动手指转?#40644;?#36947;的瞬间;从农村孩子上学每星期背着干粮的求学路到现在食宿不愁,享受着高素质师资力量和现代化网络教学的过程……这一切,无不体现着中国的伟大变革和飞跃。

40年来,我没有停歇对土乡的拍摄记?#36857;?#25152;拍胶卷以数万计。作为长?#35808;?#27880;土族之乡、土族人民的摄影记者,这些?#35745;?#25215;载着说不完的改革往事,道不尽的历史跃迁……

从“倒?#23433;?#38431;”到商业网络

土族之乡改革开放的启蒙之举,还是出自不甘受穷、敢闯敢干的互助农民。他们从农户家里收购鸡蛋等土特产,用自行车贩运到省会西宁等地,越过种种关卡,走街串巷叫卖,换取了发家致富的“第一桶金?#20445;?#20065;亲们称之为“倒?#23433;?#38431;”。他们的出现活跃了市场,也丰富了市民们的餐桌。

“倒?#23433;?#38431;”是西宁城里人对互助土族自治县农民小商贩的称呼。改革开放后,土族农民将自家养的土鸡和土鸡蛋收购后进城贩卖,他们的出现活跃了市场,也丰富了市民们的餐桌。

改革开放初期的农村商业网点只在人民公社和比较大的村庄才有,地处偏僻,人口较少的村子农民?#20309;?#25110;者交售土产,必须得人背肩扛骑马拉驴或者拉人力车翻山越岭走数里路,?#25293;?#21435;?#25442;酢⒐何鎩?#20892;村供销合作社承担销售日常生产生活用品和尿素、二铵等农药化肥,?#37202;被?#20973;购货本供应烟、酒、白糖、茶?#19969;?#39135;用碱、?#35745;ァ?#32933;皂、?#27827;?#31561;商品,兼收鸡蛋、废铜烂铁、骨头、猪毛、猪鬃毛等。针头线脑等小物件村民都在等待着挑着扁担走村串户的“小货郎”来进行交?#20303;?#24403;时的农村妇女生了孩子以后,凭本村生产大队的介绍信到人民公社盖公章,再到县粮站购买或者用粮食换取5斤大米和1斤小?#20303;#?#38738;海当地不产大?#20303;?#23567;?#20303;?#38738;海妇女生产后有喝红枣白米粥和红枣小米粥的习惯)。

经过40年的变迁,如今,互助县村村?#21152;?#20102;能够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小超市,蔬菜、粮油大篷?#36947;?#22238;穿梭,还有网店、手机网络购遍全球。?#26412;?#21326;联等全国有名的大超市争先恐后入住了县城威远镇。

从自行车到家庭轿车

改革开放之初,我在去互助县采访中,免不了自己骑自行车到乡镇农村。这些年的经历中,眼见着农民们的交通工具从自行车、摩托车、手扶拖拉机逐?#25945;?#20195;了牛车、马车、驴车等交通工具。当初,一辆自行车承载着全家人的幸福,拥有一部小汽车是不敢奢望的梦想,谁家的小伙子有一辆天津产的飞鸽牌、上海产的风凰牌大链盒自行车(农村人更?#19981;?#21152;重自行车),姑娘们会另眼相看。姑娘出嫁时,娘家人要的?#35780;?#20013;自行车一定是第一条,当时的自行车绝不亚于今天一辆中高档的小轿车。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交通工具逐步升级,直至现在,家庭拥?#34892;?#36735;车是很平常的事,从事经商活动的家庭买一辆大卡车或大?#32479;?#37117;不在话下。

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推行与深化以来,土族农业机械化水?#34903;鴆教?#39640;、科学种田技术得到普遍推广。这是青海省海东市的现代农业景观。

改革开放也让互助县的交通事业逐渐发展。40年中,县城至省会西宁开通了高速公路,铁路、机场就走县?#22478;?#22495;内经过,国道、省道穿过县域,乡村道路实现了村村通,原有的村中泥泞道路全部进行道路?#19981;?#36335;通百业兴、民富客运忙。从土路到油路,这是普通公路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从酸菜萝卜?#21483;?#40092;蔬菜不断

受种植、养殖业的影响,青海土族的饮食习惯以青稞为主,小麦次之。蔬菜较少,主要?#26032;?#21340;、白菜、?#23567;?#33948;、莴笋等10余种,平日多?#36816;?#33756;,辅以肉食,爱饮奶茶,?#36816;鐘统?#38754;。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互助县种植、养殖结构进行了合理调整,引进适宜种、养品种,塑料大棚、温室大棚蔬菜品种增多,?#21476;?#27665;和城镇居民餐桌上的新鲜蔬菜花样繁多,结束了过去那种酸菜萝卜、粉条洋芋大白菜从初冬吃到春末的历史,取而代之的除了“妈妈的味道”外,还有天南地北的海?#30465;?#26102;令蔬?#24605;?#21517;优土特产,一年四季不断。

从土坯屋到砖混房

我在乡村采访中经常住在土族人家,他们的卧室?#20449;?#28821;,连着厨房的锅灶。屋内取暖是用牛羊粪和植物桔杆做燃?#24076;?#28903;火做饭的?#28821;?#25918;置在有老人或长辈们居住的主?#25442;?#30406;里,?#32654;?#26262;手,温茶。但如遭遇多雨多雪等各种自然灾害的境况下,那种土?#25442;?#30784;墙、木头柱子顶住梁的土木结构的土坯房屋就会成为外面下大雨,屋内下小雨的状况。一场连夜雨后,房屋便会摇摇欲坠,危机四伏。

20世纪80 年代的互助县农村,处处可见这样的庄户人家。

现如今,政府扶持的农村危房改造、整体搬迁等工程,实现了农民有?#23380; ?#20303;好房的梦想。个性化砖木结构的传统四?#26174;骸?#30742;混结构的玻璃阳光采暖房等形式多样的住房建设,既满足了土族乡亲对住房的个性需求,也提升了人?#20146;?#25151;的舒?#24066;浴?/p>

从厨房里家家户户都烧植物秸秆和干柴木头,过度到添加煤渣做饭的燃?#24076;?#32769;灶台和大蒸笼是厨房离不开的重要物件。而现在,普通人家?#21152;?#19978;了清洁能源电灶和?#35745;?#28790;做饭,方便快捷省时省力还?#32321;!?/p>

居住条件的改善,也带动了新农村建设的如火如荼。新村里医疗卫生室、?#24149;?#22270;书娱乐室、健身器材、广场舞台、亭台楼阁一应俱全。还有一批如威远镇小庄村式的集旅游、餐饮娱乐、文艺展演于一体的新农村,?#21476;?#27665;们得到经济收益。

从自娱自乐到传承与弘扬

土族人民能歌善舞,有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学艺术。民间文学全为口头传诵,如土族人大都会演唱的叙事诗《拉仁?#21152;?#21513;门索》。歌曲种类繁多,有“安昭”、“花儿”等。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土族?#24149;?#34987;发扬光大,也涌现出了一大批?#24149;?#33402;术人才,他们的创作之路和成长过程?#23478;?#19968;被摄进了我的镜头。

改革开放后,互助县城恢复了民间的“花儿会”,互助县威远镇广场上的卡拉OK“花儿会”天天不断。

互助县东山乡大庄村土族农家女虎文林、虎文兄姊妹的“双虎妹”组合用歌喉将“花儿”从大山深处唱响了青藏高原、黄河两岸和宝岛台湾,代表青海?#24039;?#20102;许许多多省内外的高雅舞台。从互助北山加定镇桥头村里走出的大学生马占山,自改革开放以来专心致志挖掘整理研究土族音乐和歌曲创作,著名代表作大型土族歌剧《拉仁?#21152;?#21513;门索》?#23547;?#19978;舞台,创作的电影《土族风采》音乐在土族之乡家喻户晓。他还撰写了《土族音乐史》、《土族音?#27835;幕?#23454;录》等多部作品,努力在传承和弘扬土族音?#27835;幕?#26041;面做出新的贡?#20303;?/p>

从“二牛抬杠”到现代农业

40年中我的镜头聚焦了农业生产一步步发生的变化。

过去每到春播秋收时节,在土乡,处处可见农牧民群众赶着耕牛在农田里忙碌的身影。如今,木犁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农机轰鸣。

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推行与深化以来,土族农业机械化水?#34903;鴆教?#39640;、科学种田技术得到普遍推广。这是青海省海东市的现代农业景观。

从“二牛抬杠”、人拉肩扛,到开始手扶拖拉机耕种,再到运用大?#22303;?#21512;收割机收割、脱粒乃至小型无人机在农业、林业中的作业等,土乡的农业生产发生了?#28895;セ还?#30340;变化。

从人工劳作到机械化的变革,让农牧民群众从繁重的农耕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进而开始思考如何增收。传统中只有种植小麦、青稞、豌豆、马铃薯、油?#20439;?#30340;互助县土族村落里,不断进行种植、养殖结构的调整。政府根据市场需求,大力推广和扩大经济作物的种植,以提高农民耕地面积的单产收入。还有不?#26174;?#21152;的政府各项扶持政策和农业补贴,保障了农民耕田种地增加收入的积极性。在很多村庄里有不少的种?#27815;?#19994;户和合作社,他们在品种繁育、机械化种植、管理等方面做足了功夫,使土地的利用率和收益率越来越好。

从荒凉到?#34987;?/strong>

40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互助县经济社会得到稳步发展。随着县城建成区面积逐步扩大,一个个新地标式地产建筑随之成?#20572;?#19968;幢幢高楼大厦的不断屹立见证了城市?#23578;?#21464;大,由荒凉变?#34987;?#30340;演变。

21世纪新建的互助县体育场, 这里是群众性体育娱乐活动的大舞台。

如今的互助土族自治县,县域经济生产总值从1978年的2.09亿增长到2017年的106.4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298元增长到了27800元,增长20.4倍,农民人均纯收入从289元增长到了9810元,增长31.9?#19969;?/p>

这40年,?#26723;梦?#20204;致?#30784;?/p>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