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刘晗
责编/王艳玲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理念也在轮回之中反复更迭。上个世纪30年代,现代主义建筑大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提出“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设计理念,以简约精炼代替繁复奢华。这种极简的态度影响波及全球,改变的不仅是艺术与产品设计,还有更深层次的生活方式和城市规划。身为社会学者的三浦展将?#20013;?#19977;十余年间对日本消费生活方式和社会发展趋势的观察融入?#28304;?#30340;关键词中,借助对这些新的现象和?#26053;?#35789;的整理和梳理,去洞悉消费领域的迭代升级,发现消费行为影响下生活方式的变化。即便是《极简主义者的崛起》的文本书写也遵从了简约的风格,轻快的通俗读物却不乏学院派的深度和市场观察派的敏锐,如此举重若轻,生存的沉重感似乎也在三浦展笔下削弱,充满着温馨和诙谐的情调。

年轻人的态度往往被视为社会变迁的风向标,三浦展在《下流社会》中记录了日本年轻人普遍存在的低欲望和随波逐流的向下情绪,《极简主义者的崛起》似乎可以看作一种外化,也就是基于如此的社会状态,年轻人生活立场的行为表现。当物质不再让你感到满足,所谓的美好生活是否渐行渐远?相反,不断“买买买”翻新生活的模式?#32422;?#20256;统对富有的定势思维也并没有使生活的幸福感?#23545;觶?#20037;而久之,聚敛癖式的囤积反倒成为了生活的负累,而由恋物所引发的嫉妒、?#26102;?#24515;理亦是屡见不鲜。这样?#32431;矗?#29289;?#19990;?#24352;满足自我的理念迟早会成为历史。“拥有不太多的物品,在房间里只摆放?#19981;?#30340;物品,而且尽可能地使用天然物品?#20445;?#19977;浦展对于极简主义者(minimalist)的定位正符合日?#38236;?#22235;消费时代的特质,它的来临正悄然改变着生活的点滴。

第四消费时代提倡“共享?#20445;?#24403;下“共享单车”“拼车服务”风靡大?#20013;?#24055;,自行车的回归提高了出行效率,也为城市交通减压不少。理性消费之下回归简约,占有欲的消解让DIY风、一物多用、捡漏等等一众务实的日用之道开启了全新的生活参与感,新消费群体的诞生也迎来产品设计和城市规划的拐点。从断舍离、资源共享再到消费降?#19969;?#26087;物传承,极简主义者分流出冗余,留下的是个体生活细节的精华,火遍网络的“ins”风可?#22312;?#37322;极简主义在家居设计上的理念。“ins”原本是instagram的代称,这种类似照片墙的?#35745;?#20998;享社交应用逐渐演变为一种设计风格,北欧冷淡、日系静寂、美式乡村、清新田园……虽然风格迥异,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简约?#20493;?#23383;,房间墙壁大面积留白,或是几何?#21450;浮?#27969;线型设计贯穿期间,配以绿植、抽象画、蜡烛香薰、玻璃制品、铁艺收纳等等,营造一种“轻生活”的氛围。三浦展引用“Rethink”一词,将其意?#30001;?#20026;“改变视角、转为他用?#20445;?#20197;解释烧杯变花瓶、集装箱变办公?#19994;?#19968;系?#24418;?#21697;转换、变废为宝的?#32321;?#34892;为。

正如“轻心”引导了“轻居?#20445;?#19981;少有“ins”风格的餐厅也打起了“轻?#22330;?#30340;?#20449;疲?#20027;营制作简单的蔬果餐。高颜值的搭配、低卡路里且营养丰富,赢?#26790;?#35273;和视觉的双重享受的同时,也为“轻体”提供了健康的?#31216;住J率?#19978;,所有的“轻?#20493;家?#21619;着低耗高效,早在几十年前欧美国家就在住宅设计上?#36816;?#24314;造生态?#20197;啊?#20010;人生活上也趋于化繁为简,每天穿同款?#36335;?#28010;费在搭配上的时间省出来做更重要的决策,免去不少忧虑和选择。?#36824;?#21019;始人乔布斯总穿着三宅一生设计的黑色高领毛衣和破旧的牛仔裤,日本作家向田邦子迈入中年后?#24433;?#26679;式随意的同款服饰。穿着打扮固然彰显着个人的品味和审美,一旦坚持住专属个人的穿着法则,无疑也形成了他人对自我风格的?#29616;?#22240;此,无论时尚如何循环,?#26377;?#33267;今的经典穿搭永远不会出错。

日本极简主义在?#28304;?#20303;行上崇尚的简约风,可以追溯到东洋美学的“侘寂(wabi sabi)?#20445;?#24847;为在枯萎、即将逝去的存在中寻求重生之美,在花道、茶道、陶瓷器皿中都有所体现,静谧朴素又宁静。作家谷崎润?#28949;?#22312;《阴翳礼赞》中写道:“日本的漆器之美,只有在这朦胧的微光里?#25293;?#21457;挥到极致。草鞋屋的?#22270;?#26159;小巧的‘四叠半’茶?#36965;?#22721;龛的柱子和天棚等设施都泛着黑黝黝的光亮,使用电气座灯也还是感到黯淡。如今再?#24576;?#26356;黯淡的烛台,烛火摇曳,灯影里的?#21476;獺?#39277;碗,一眼瞅去,蓦然发现这些涂漆的餐具变得幽深、厚重起来,具有先前无可比拟的魅力。”日本佛教与禅宗的忠实信?#35282;?#24067;斯设计的?#36824;?#29983;活方式店无印?#35745;罰∕UJI)?#32422;?#23665;本耀司反时尚的设计都让世人感受到了极简的魅力。日本常被视为反观中国的镜子,环顾周遭年轻人的生活,极简风已经登录。

回复

?#32999;?#20837;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