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霞
责编/王艳玲

怎样学中医?这是一个困扰大多数人的问题。

对于大众来说,学中医通常有两个途径:一是从后世之书入手,渐而读到经典;二则自经典入手,渐及后世诸家。前者易,后者难。前者容易上手,似可快速小成,比如现在中医专业的学生大都是这样学的。但后者根基稳固,一旦掌握了医学经典,则如?#31181;?#21033;刃,?#24033;?#22823;病心中了然,以前跟师学习的都是从背诵古典医籍开始的。

如果选择后者,医学典籍中的阴阳、五行、气血、藏象、六腑、经络、脉诊这些抽象理论,再加上文言文的阅读?#20064;?#24819;要学好中医那是难上加难。当然,现在的市面上有各种各样层次不齐的中医经典解读本,当然也不乏名?#21307;?#35835;的,但大多都是以人们不懂的中医?#25293;睢?#29702;论进行解读,对于毫无中医基础的人来说,连中医的门槛都?#20063;?#21040;,怎么能深入其中呢?

经典不能束之高阁,需要的是传承,尤其需要普通大众人人都能读懂的中医书。

如果说中医难学是因为理论抽象、?#25293;?#32321;杂,那么《复杂中医的极简思考》恰好就解决了这两方面的困难。它从理科生的角度,用大众都能理解的高中知识,再配上大量的模型图和生动有趣的案例,用现代语言将复杂的中医理论幻化成简单的“心法?#20445;?#29992;“气”在中医古典思维和现代?#29616;?#20043;间架起了一道桥梁。

《黄帝内经》说:“百病皆生于气。”而《复杂中医的极简思考》的作者樊学鸿认为气是水分子,而水分子随着承载热量的多少发生形态的变化,热能多为气态,而且分子间距大,减少热能则变为液态,进一步减少热能则变为固态,相应的分子间距也逐渐缩小,将中医复杂的不可见的变得具体可见。

书中认为人体疾病症状可分为三类:气量的多少、气温的高低?#25512;?#21387;大小,并据?#35828;?#33410;气的平衡以治疗疾病。比如实证?#25176;?#35777;是以气量的多少来区别的,气量的异常增多,导致机体的?#25215;?#21151;能亢进,就是实证;气量的异常减少,导致机体的?#25215;?#21151;能衰退,就是虚证??

这样一来,一切都变?#20204;?#26224;明了,有据可依:阴阳和五行是气的状态?#22949;?#29992;的表达,同时表达了气的体和用——体:什么状态的气,用:这?#21046;?#26377;什么样的作用;经络,实际上就是气在人体内流动的通道;六经实际上是人体气化的模块划分?#36824;?#26525;汤证和麻黄汤证则?#30452;?#23545;应营卫的气化异常??。“气?#26412;?#22914;同一条无形的丝线,把散落在医学典籍中的理论瑰宝串连起来,成为一条光芒四射的珍珠项链!

中医是“黑箱”理论吗?

有人说,中医属于“黑箱”系统,只知道什?#31895;?#29366;用什么药,中间的具体作用过程说不清。读过《复杂中医的极简思考》就会知道,这是对中医的巨大误解。如果用“气”的观点来认?#37117;?#30149;,则人体各种症状和不?#21490;从?#37117;可以归纳为气量、气化?#25512;?#26426;出现异常。找到了气的“堵点?#20445;?#23601;找到了发病的源头,同时也就找到了治疗的依据,中医治疗不再是“看得见摸不着?#20445;?#32780;是实实在在的“有的放矢?#20445;?#27835;疗效果也是可控的。

很多人对针灸感到好奇:一根细细的针刺进皮肤里,为什么可以产生那么强大的效果?#21487;?#33267;针刺处是与病变部位毫不相关的地方?樊学鸿在书中通过真实案例抽丝剥茧,解?#22303;苏?#28792;使人体内产生了怎样的变化,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因为他让人了解人体内部如同自然界一样会发生物理作用,而针灸的作用正是调整和改变了这些物理过程,?#28304;苏?#28792;不再神秘,而?#19968;?#20026;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中医治疗就是见效慢?

当然不是。

对于虚证,由于气量减少,所以患病部位的气少,因此患部的压力减小,热能减少,局部表现为“寒、?#19981;?#25353;压?#20445;?#22914;果是患部的上?#21619;?#22622;,导致患部气量减少,那针刺堵塞的地方将气引流到患部即可。而对于实证,由于局部气量增多,因而患部压力增大、热能增加,表现为“热、拒?#30784;保?#22914;果是由于下?#21619;?#22622;造成气在患部聚集增多的话,那针刺堵塞点,使气疏通流畅,局部症状自然缓解。

所以一次针刺,改变了局部压力,或许?#22270;阜种印?#21313;几?#31181;?#30340;时间,症状就能明显缓解,再配?#29616;?#33647;进行系统调理,往往收效很快。

樊学鸿用结构化思维,剖析中医,使之变成可以理解、传播、复制的体系,推动古典中医在当代的复兴,让传统中医更接地气。可以说,这是对传统中医理论的一次勇敢的尝试,也许还存在种种不完善、不妥当的地方,但是百家争鸣一直是科学进步的肥沃土壤,中医当然也不例外。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