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摄影/?#25105;?#32418;
责编/刘霞

出师?#28949;?#22823;理——楚雄)

冬季云南的阳光洒在身上让人很舒适,不太宽的柏油路面被照得白晃晃的,骑行在从大理到楚雄的国道上,很久也遇不到一辆车。云南的冬天从来不缺绿树,虽至冬日,仍然拥有着路两侧茂密的树丛,穿行在斑斓的树影中,享受着那一刻的温暖和宁?#30149;?/p>

可就在我眯起眼睛在一个明亮的转弯处,正准备使用一下纯熟的压弯?#35760;?#26102;,车轮莫名打滑,我和我的摩托车一起华丽地摔倒了!随着车的熄火,世界一下更安静了。山道寂静无人,我一个人使了很大力气也没法扶起它,只能让它躺在顺行的必经路面上,一时束?#27835;?#31574;。

云南的山路崎岖不平,骑行其间,充满了各?#27835;粗?#30340;可能。冬日的元阳,不少梯田已经灌满了水,摩托车上看农人和老牛耕作其间,慢悠悠的,?#24425;?#19968;种趣味。

此时后面一辆载满货物的卡车喘息着爬坡的发动机声音逐渐大了起来,要?#34892;?#21345;车高高的驾驶舱,和没有打瞌睡的司机,他看见了地上的我,在距离摩托车一二十米的地方及时刹住了车!没有迎来意料中的怒骂,司机跳出了驾驶舱,温和地帮我扶起车,挪到了路边,嘱咐我要小心。

手里拿着被摔飞的脚踏换挡杆,站在路边脑子里跑过一百个念头。车摔坏了么?还能继续么?这是一?#24605;?#21010;了许久的旅行:从大理到邻国老挝。可这几千公里的路程,刚开?#23395;?#25240;翼了么?这岂不是个冷笑话?

从没研究过摩托车机械结构的我,试着把换挡杆插回了它该在的位置,用手暂时给拧上了居然没掉下来,再试着发动了钥匙,点火也?#26179;?#39064;!往前蹭了蹭,挂挡,有档!还能升档!不过不敢跑太快,二档的速度慢慢前行。好在中国是一个摩托车普及到村寨的国家,修车铺遍布乡野,一二十公里外就有一个,我停下来给车体检后更换了一个断裂的零件,它则又活了过来,恢复了欢快的?#23490;堋?/p>

多彩之途(昆明——元阳——绿春——西双?#23162;桑?/strong>

在昆明大金马摩配市场改装了?#24067;埽?#36825;样可以捆扎行李?#24739;?#35013;?#30977;?#20391;箱,还可以放些平时不用取下的固定行李;前面加了防撞前杠,这样在摔车的时候还有个支?#29275;?#20445;护腿不压在车下,也避免车侧身的擦伤。有了更多的武装,150排量的小摩托顿时显得?#20113;?#35768;多。

如果走高速公路从昆明飚到?#23162;?#30340;话,一天就能跑到,但?#19968;?#26159;想慢慢享受这个过程,去看更多的风景,于是选择了经元阳、绿春一线,足足走了一周多时间。

摩旅途中,遇到了各色人等,是最鲜活的载体,?#24425;?#20154;生中的一缕颜色。

一路走国道?#29004;?#33021;赶上当地村镇的街子,也就是集?#23567;?#20854;内容丰富和色彩?#22836;祝?#35753;眼睛很忙。这一带多为彝族和瑶族,他们的服饰棱角分明,?#19995;?#30340;图案现多为机织,显得艳丽生硬,而偶有穿着传统褪了色旧衫的女子,则像是从古书中走出来的一般。竹篾编的篓子里装了几十只小鸡仔,妇女像母鸡一样蹲在旁边,等待着买主。而旁边一个妇女手里牵着一把绳子,拴了十几只小猪仔,就没那么老实了,她显得更焦急一些。女人们都在干体力活儿,男人们则坐着看摊儿,每人举着一个水烟筒排成一?#29275;?#22312;呼噜呼噜吸着。

把车停在泥泞的街边,在烟熏火燎的小店里吃一碗米线,看着这些来来往往有趣的人们。

对付警察的神器(西双?#23162;傘挪?#25289;邦)

从西双?#23162;?#30952;憨口岸进入老挝后?#24052;挪?#25289;邦,前面一?#28201;?#26159;中国修建的,非常平整,进入老挝修建的一段后,基本是颠簸的弹坑路,遍布碎石,双?#30452;?#38663;得发麻。但沿途的村庄能看到最本真的生活,晨雾中醒来的村庄、何处而归的老者、村头顾盼的少女、河中嬉戏的儿童。

在漫长的搓衣板般的山路上,换挡的档把终于被颠掉了。换档的时候一?#25386;瓤站?#20986;一身冷汗,疑惑地停车检查,才发现档把?#24739;?#20102;!步行原路返回搜寻,幸运地在一堆碎石之中刨出了那个?#20142;?#30340;零件,用手暂且拧上,凑合开到了最近的一个加油站,才找人用工具帮忙给拧紧,算是虚惊一场。

老挝?#25386;?#25289;邦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山?#29301;?#20301;于湄公河畔群?#20132;?#25265;的谷地。位于市中心的浦西山是最?#21387;?#26223;点,站在山顶,错落有致的古建筑、金碧辉煌的佛寺及宁静的自然景色尽收眼?#20303;?/figcaption>

过乌多姆赛检查站的时候,没看清楚站在一边检查的警察而直接冲了过去,当时似乎看到他朝?#19968;?#20102;一下手,心里虽然迟疑了一下,但速度起来了又很不情愿收油,骑摩托的人懂的。不一会儿,一?#37202;?#21345;车载了一车警察,加上几辆摩托车从后面追了上来,不太确定是不是在追我,但我心里一紧张开得更快了。山路上你追我赶,警察的摩托比我的快,很快追上来把我截住了。当知道是在追我的时候,我居然感到非常意外,这可是第一次被这么多警察围追堵截啊!这场景只在警?#20284;?#20013;看过。

被一群警察围住后,悻悻地返回检查站,在摩托车?#20013;?#40784;全的情况下非要罚我250000基普,数了三遍写在纸上的数儿,没错,是4个0!不给不给就不给——我就地大哭!可能哭相太难看了,吓得几个警察面面相觑,顿时慌了神,赶紧挥手让我go,go,go。

光西瀑布,位于城南29公里处,这座瀑布高约200多米,呈正三角形,从山上泻下相当?#24443;邸?/figcaption>

终于到达了?#25386;?#25289;邦,傍晚登上市中心的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并欣赏到湄公河的落日。整个城市没有高楼大厦,建筑风格非常统一。感觉这里比清迈还要宁静,少了很多喧嚣。日落西山的那一瞬,人们鼓掌后散去,像是看了一场精彩的表演。

骑摩托的好处是不用扛着行李到处找住处,行李放在车上在?#25386;?#25289;邦沿着湄公河边的客栈一家家比较,找到一家法式的老房子改的客栈,院子里停车也很安全。第二天骑车?#24052;挪?#25289;邦28公里外的光西瀑布。路上在小河沟里给摩托车洗了个澡,使它焕然一新。老外们在这里开心地跳水,他们的旅行永远不赶时间,可以花一下午时间在水边看书、交谈,享受日光的恩赐。

水上时光(?#25386;?#25289;邦——会晒)

原计划从?#25386;?#25289;邦原路返回,但发现可?#28304;?#36825;里上渡船,走水路?#24052;?#20250;晒,再从琅南塔回到口?#24230;刖常?#38656;要两天的时间。但是人过去了,车怎么办?我在码头上打听到有人可以搬运,湄公河上的船什么都可?#28304;?#25644;个车对当地人来说是小事。

四个壮汉从陆地上帮我把摩托车抬到船上,即使有木板作为辅助,车在抬过船舷的时候,几个人还是?#22982;?#20102;些力气。不过总算安顿妥?#20445;?#36710;和人一起挤在了船舱中。

从老挝会晒到?#25386;?#25289;邦除了有陆路大?#32479;?#22806;还可以坐船,船有快船和慢船,对于不赶时间的背包客们坐慢船是一种有趣的享受。慢船船体是体积较大的中型单层客船,客人什么东西都可?#28304;?#29978;至摩托车?#37096;?#20197;上船。

这艘湄公河上的慢船?#21069;?#24320;放式的,四周无窗,很凉快,也便于浏览风景,观看美女岸边?#19995;琛?#33337;上?#36824;?#24212;咖啡和饮料,要自己带吃的。乡亲们沿途各站上上下下,像乘巴士一样方便,身边?#19997;?#32463;常会更换。

当晚在Pekpeng下岸休息。这是个中途休息的小镇,仅由一条街构成,基本是专门服务于打尖儿的旅?#20572;?#19968;家挨着一家的客栈、餐厅。印有?#26003;?#20154;头像的纸币被放大成很大的招贴广告,已经掉了一?#29301;韵月?#23518;。

一整天看着湄公河水想起看过的电影中最极度的悲伤都与水有关。《情人》里离开西贡后,法国女孩在轮船甲板上难过得蜷缩成一团,她失去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在《挪威的森林》里,渡边在直子死去后在海边礁石上的哑然痛哭。

在湄公河上坐慢船漂流两天,终于到达会晒。街上客栈居然全满,好不容易找到住处,那一天正好是中国的除夕,一个人在街边吃了碗?#36861;?#31639;是年夜饭了。这里没有年味儿,但心?#38901;?#19996;南亚的温度一般暖。

会晒到琅南塔的路?#25945;?#26080;奇,计划一天的时间半天?#22242;?#21040;了。这一路似乎感觉提前回到了国内,因为迎面来的车全是中国车牌,以重庆和昆明的为主。中国的自驾车队很是庞大。琅南塔是进入老挝以来见过的最宽敞?#25945;?#30340;坝子,终于在中国人开的餐馆里吃上了爆?#31895;?#32925;。

沿着湄公河顺流而下,一路风景优美。两天时间,欣赏沿途风景,看书,发呆,是很舒适的旅行。

看来该躲的事?#23884;?#19981;掉的。在距离出老挝十几公里的地方还是被警察拦下罚了一款。理由是我入境的时候买的保险是只去?#25386;?#25289;邦,可为何从琅南塔的路上过来?临时改道?不允许!罚人民币二百!后经协商给打了五折,顺利入?#22330;?#19968;周前出境时在磨憨口岸用2000元人民币?#19968;?#30340;老挝基普,一路上包括吃饭、住宿、加油、船?#20445;?#21253;括人和车),各?#20013;?#36153;(包括老挝海关和警察的罚款)在内,还剩钞票一大把。

临出关前在僻静的公路边睡了个午觉。摩旅就是如此随心所欲。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