傣陶普洱茶茶器,还原商代草木灰制作技术,纯手工制作,高温烧制。

文/李小波
摄影/刀雅清
责编/侯沁言

制陶术是蛮荒世界与文明世界的分水岭。上世纪60年代考古?#37321;?#20113;南西双?#23162;?#26364;蚌囡、曼运、曼景?#24049;?#26364;听遗址考古时,发现了大量石器和陶片,证明云南西双?#23162;?#22320;区在新石器时期已经开始制作并使用陶器。时至今日,西双?#23162;?#20643;族村寨依然完整保留慢轮制陶及平地堆烧工艺,成为解开新石器时代人类制陶秘密的钥匙。2006年5月22日,第一批国家?#26007;?#29289;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由西双?#23162;?#20643;族自治州申报的慢轮制陶技艺与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等共12种传统陶瓷制作技艺?#40644;?#36347;身其中。

西双?#23162;?#22320;处云南边陲,与老挝、缅甸接壤;17年前,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毕业的邱以胜踏上了西双?#23162;?#36825;片热土,如今,他和他创建的泰象陶团?#37321;?#20113;南及东南亚国家都具有较高知名度,古老的傣陶工艺在他的带领下获得了新生。

2003年,他组织团队对西双?#23162;?#23569;数民族民间工艺进行全面调研,先后走访了上百个傣族村寨?#22836;?#23546;,对西双?#23162;?#21313;几项民间手工艺进行研究,耗费两年时间编写了《西双?#23162;?#27665;间工艺美术》《陶艺设计与制作》两本书,详尽介绍了傣族传统手工艺。在走村窜寨的调研过程中,傣陶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朴拙的造型、强烈的文化符号?#22270;?#26420;的制作场景让他久久?#33618;?#24536;怀。然而当时的西双?#23162;烧?#22788;在?#26412;?#21464;迁之中,大片原始雨林倒下变为橡胶林,曾经纵横交错的水稻田上筑起高楼,外来器物潮水般涌入,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经受着巨大冲击。挽救傣陶这门古老的制陶技艺成了他最大的心愿。

泰象陶团队取西双?#23162;?#21476;六大茶?#34903;?#22303;,通过精挑细选后的滤浆?#32479;?#33104;处理,采?#20040;?#25163;工制坯,呈现傣陶的质朴与自然,蕴留普洱茶香气。

邱以胜崇尚傣族传统生活,崇尚傣族人民在漫长的历史中形成的一整?#33258;?#22987;生态观念。在他眼里,傣族传统手工艺灿烂而辉煌,正是这些看似朴素的工艺承载了澜沧江-湄公河农耕文化的全部记忆。?#28304;?#32479;制陶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意义重大。傣陶?#35808;?#33402;上由手工慢轮制陶?#25512;?#22320;堆烧工艺组成,背后却隐藏着傣族精神文化和宗教?#20302;常?#20643;陶具备普通日用陶器和宗教礼器的二元文化属性,原始宗教和南传上座部佛教渗透在傣陶工艺的方方面面,傣陶是名副其实的“?#34892;?#20208;的陶”。为了更好地传承并发扬傣陶文化,2007年邱以胜开始筹建傣陶工作?#36965;?#28508;心研?#30475;?#32479;器型与纹饰,并加以整理创作,不断改进制作工艺,改善传统制陶的不足。

在十年的傣陶研究和创作中,邱以胜追根溯源,将研究的方向对准傣族传统热带雨林文化。原始雨林古老、深邃、黑暗,充满着未知且难?#28304;?#25705;,傣族人民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就来源于对原始雨林的敬畏?#32479;?#25308;。雨林的变化莫测与神秘使傣族的先民形成了各种幻想,他们把包括热带雨林在内的热带森林当成极乐世界,神鬼化其中的树木、草本、飞禽走兽、昆虫、鱼虾和大江里的“九龙”等,如森林是“林神?#20445;?#26377;的植物如大青树便成为“树神?#20445;?#20154;正常死后需在“?#25176;ぁ奔瓷?#26519;里火化,让灵魂返回祖先居住的森林。

傣族全民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而南传佛教文化也同雨林中每棵树木紧密相连。西双?#23162;?#20643;族自治州有佛寺近600座,每一座佛寺都有一个面积大小不一的庭院。按照教规和习俗,?#26053;?#24237;院中?#23478;?#26685;一些与佛教密切相关的植物,如佛祖释迦牟尼诞生、成道和涅磐时身边的无忧树、菩提树和娑罗树,以及传说中的28代佛主的“成道树?#20445;?#20063;要求种那些与佛事活动密切相关的植物,主要是菩提树、铁刀木、贝叶棕、大青树、槟榔树的“五?#36136;鰲?#21644;睡莲、文殊兰、黄姜花、黄缅桂、地涌金莲?#22270;?#34507;花的“六种花?#20445;?#21516;时要饲养?#34903;?#21513;祥的动物——大象和孔雀。从而西双?#23162;?#20415;拥有约600个小小“植物园?#20445;?#25104;了傣族人民心中的?#25226;坊丁保?#21363;理想国度。

邱以胜在新筹建的傣陶工作室装窑,他根据西双?#23162;?#26412;土的陶矿特点,对烧制方法作了改进,克服无窑平地堆烧低温陶密度硬度的不足。

明代洪武年间《百夷传》记载:“器皿丑?#23621;?#29978;,无水桶、木甑、木盆之类,惟陶冶之器是用??”过去,陶器价廉物美,深受傣族人民喜爱,传统傣族陶器用?#26223;?#25324;日常生活用具、佛教建筑装饰、佛教礼器等。随着外来文化的影响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大部分的陶器已经淡出傣族人民的生活,傣陶传统工艺也处在濒临灭绝的边缘。面?#28304;?#32479;工艺的困?#24120;?#37041;以胜认为只有制作出?#35270;?#24403;代人生活,符合时代审美需求的陶器?#25293;?#25405;救这门古老工艺。他带领团队用三年时间,设计了六百余款陶器,涵盖了茶器、香器、景观陶灯、民族餐具等。他对雨林文化的理解在傣陶创作上得到了淋漓尽致地体现,融入雨林元素的新傣陶艺术形式丰富,形成了有别于全世界陶艺的“热带雨林风格”。

傣族传统制陶一般分为取土、舂筛、和泥、制坯、烧制几个?#34903;瑁?#37041;以胜?#28304;?#32479;的工艺流程中的陶土加工、制坯、烧制进行了大胆改进,强化傣陶的使用属性。傣族传统慢轮制陶工艺重实用而轻装饰,普遍采用拍打、压磨、绳缠、刻划等简单的装饰方法。泰象陶团队对工艺进行改进,增加了实用之外的审美元素,平衡了实用性与审美性,在器物?#29004;?#37096;位以?#29004;?#25163;法与图案进行千变万化组合,采用了自创的刻填、覆土再雕刻、浮雕、镂空等一系列手法,创作了民族性和现代性相结合,符合当代审美要求的纹样,使傣陶呈现出现代文化特征。

傣族制陶一直有将各种动植物形象用作各种生活器物装饰的传统,如孔雀、蜜多罗、大象和水蕨菜等。而在邱以胜主导创作的新傣陶作品中,不仅强化了传统器型的特征,图案也得到了拓展,新傣陶中将象征圆满、吉祥的“五树”和“六花”的形象加以提炼并运用,还将傣族图腾孔雀、龙、凤、狮、象等佛教吉兽也巧妙地融入新傣陶中。

泰象陶傣陶工作?#19994;?#22788;景洪市大金塔寺旁,西双?#23162;?#24635;佛寺的尊者们经常拜访,与团队?#40644;?#24037;作,促进傣语传统文化的传承与传播。

西双?#23162;?#26159;普洱茶及普洱茶文化的源头。历史上,?#38236;?#26222;洱茶的煮茶及饮用器物一直以傣族陶器为主,傣陶与普洱茶的结合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傣陶与普洱茶是不可分割的?#38236;?#20256;统文化。然而,比较遗憾的是今天的普洱茶茶器逐渐?#29004;?#26469;茶器所代替。邱以胜和他的泰象陶团队取西双?#23162;?#21476;六大茶山的陶矿制作普洱茶茶器,以原矿承载原味,创作出既符合传统普洱茶冲泡特点,?#24535;?#26377;傣陶文化特性的茶器,重新唤醒西双?#23162;?#20643;陶?#20113;?#27953;茶文化的载体价值。

邱以胜和他的泰象陶团队坚?#32440;?#20256;统手工艺向自然皈依,在茂密的热带雨林中找寻艺术灵感,将对神秘雨林的情感幻化为陶,将普洱茶的自然性与傣陶的文化性重新结合,用独创的制陶工艺给予呈现,开创傣陶新视觉,他们默默在澜沧江-湄公河边抒写着传承的故事,重新诠释傣陶的记忆。

新傣陶的装饰工艺复杂多变,雕刻、?#24944;獺?#38210;空、浮雕以及复杂的二次烧成。图案多采用莲花、地涌金莲、菩提等佛教植物纹样,具有强烈的“热带雨林风格”。这?#22336;?#26684;的陶器将传统文化与现代设?#35780;?#24565;结合,被人称为"学院派傣陶"。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